书《一路向心——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作者
蚂蜂窝年度旅行家,蚂蜂窝专栏作者
穷游精华作者摄影资深用户
游谱旅行签约摄影师
Lonely Planet100挑战赛冠军
不过此生将这世界都走遍的梦想不可辜负~~

微信:onlyjtl
微博:白宇_小白
微信公众号:baiyu1984321
图虫:http://tuchong.com/1119044/

【很色很激情,普什卡的洒红节!】


2014年3月印度洒红节的那天,我在拉贾斯坦邦的一座小城普什卡。

普什卡在印度语里是蓝莲花的意思,这里有全印度最负盛名的一座梵天庙,崇奉梵天的信徒会把普什卡湖当做圣地,传说中梵天抛出一朵莲花,落到这里,形成一片湖泊。

傍晚的时候,会有很多当地人围坐在湖边的石阶上,看日落光影里的水鸟栖息。

据说这里的洒红节气氛最好,而当时选择印度为Gap Year第二个目的地的原因,也正是因为洒红节。

洒红节也叫holi节,是印度传统新年节日,最权威的说法是节日源于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受百姓爱戴的王子被守护神吡湿奴保佑,粉碎了残暴国王妄图指示恶魔holi将其...

失落的遗迹,阿拜多斯和丹达拉


特意再去卢克索,不仅是为了去见之前在约旦邂逅的日本姑娘美嘉子,更有我自己的私心——上次埃及之行没有去卢克索下游的丹达拉和阿拜多斯,错过了哈托尔神庙赛提一世神庙,这次埃及之行终于可以弥补遗憾。

美嘉子和另外一个日本驴友已经在卢克索逛了两天,在我的建议下他们决定跟我一起包车前往这两座游客稀少但极具观赏价值的神庙,美嘉子还特意找到《走遍全球·埃及》指南,看完介绍非常期待,夸赞我眼光独特。

即便是冬天,沙漠地带里白花花的太阳还是晒得人昏昏欲睡,先去了最远的阿拜多斯,回程路上再造访丹达拉。

就像现在的穆斯林向往着去麦加朝圣,古时候的埃及人都会想要...

印尼,巴厘岛,罗威纳~~~雨季,也只有在傍晚才能见到一些鲜艳的色彩

纯粹而美丽,这个蓝色星球~

只怪这夜色太撩人——玫瑰之城

几乎所有到过佩特拉的人,都不会忘记第一眼瞥见卡兹尼神殿时的情景。

如果这一幕换成是星月齐明,灯火阑珊的夜晚,那简直完美!到达瓦迪穆萨那天正好是周四,赶上佩特拉之夜,我毫不犹豫买了17约旦元的门票,约合人民币160元,这仅仅是“佩特拉之夜”的门票,而白天正常的景点门票价格是55约旦元(两天有效),折合人民币约500元,可以说是世界上门票最贵的旅游景点,但绝对物有所值。

晚上8点在景区门口集合,这是第一次走进传说中的西克峡谷,又名蛇道,向导把游人分成两排,嘱咐大家别用电筒别用手机保持安静。夜幕中峡谷逼仄,不过三五米宽,道路两侧每隔几米便摆着蜡烛,再罩上羊皮纸灯笼...

狂飙野性祁连

山野对于那些不安的人而言,始终是一种回归。

喜欢越野跑是因为热爱大自然,曾经朋友问我手臂上的纹身纹的是什么,我说:“valar morghulis”,继续问:“所以你心里的后半句话有吗?”(指的是valar dohaeris 凡人皆需侍奉)我回答:“有,我侍奉大自然。”

在祁连山东侧的冷龙岭和乌鞘岭,山坡高处铺满了生机盎然的绿色,漂亮的狼毒草开满了一片片山坡,沿着山峦脊线上的牧道奔跑,惊叹周边群山如此波澜壮阔,隔了些许时日之后再回忆起这场越野赛时,这些画面都还很清晰。

当时刚好太阳被云层遮挡,体感温度瞬间变得凉快,也终于有点儿心情去欣赏一下“星旗映疏勒,云阵上祁连”的风光...

今晚我经历了人生迄今为止最亮的两颗流星:


第一颗是我在拍土豆兄的时候(第二张),突然所有人爆发出长达5秒的尖叫声,一颗彩色的火流星自天津四方向顺着银河系悬臂倾泻而下,我因为低头拍照没看到,但相机却捕捉到了这颗流星匪夷所思的光芒,不仅光芒夺目,而且尾迹呈现了从绿色到红色的变化,姑娘们都一脸陶醉,羡慕土豆叔运气最好,轮到他拍时,上天安排了这么亮的一颗流星作为点缀,真的是主角光环啊,谁让人家是“耶稣”呢。


第二颗则更亮,从东北的仙后座方向划过天顶,咆哮着直奔北落师门,其亮度简直让人想到超新星爆发,甚至用肉眼都能看到流星周围生成的炙热白烟,像烟花一般最后炸裂,这颗流星距离地面是如此之近...

【龙腾亚丁天空跑超级越野赛】

天空才是我们的极限,你还是那个心中执剑的少年

时常回想越野跑的路上我都在想什么,可惜,那些支离破碎一闪而过的念头最终都没有拼凑成回忆里可以查询的拷贝,所以当记录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当时的每一分一秒是如何度过,我只记得脚边的苔藓,扇蕨,泥雪还有冰川漂砾在注意力中飘忽而过,像慢快门里的一切只剩模糊飘忽的残影,我忘却了当时的身体承受着多大的负荷,也不记得6亿多的肺泡中汲取着多少稀薄的氧气。

.......

更多内容请点击:天空才是我们的极限【龙腾亚丁Skyrunning】

爱上北京的理由之一

来到伊玛目广场南边的伊玛目清真寺,赶上傍晚的祷告时间,当地的穆斯林身披黑纱黑袍,在面朝麦加方向的第二道门和面朝广场的第一道门之间的甬道里,他们神色匆匆,不过从我身边走过时,还是会对我这个异教徒的东方面孔流露出一丝好奇,我没有被允许进入第二道门内的庭院,那里只有穆斯林可以进入。夜幕降临,广场上梦幻的灯光,配上喷泉池倒影,也让这里也成为拍夜景的绝佳之地,从伊玛目清真寺出来,橙色的灯光打在清真寺的正门,迷离出梦幻的花纹色彩,抬头望向正门高处,蜂窝状门廊拱顶呈孔雀开屏状四射开来,藻井上描刻的花纹图案更是将几何之美展现到极致,在伊朗之前我走过好几个穆斯林国家,也看过很多清真寺,包括大名鼎鼎的蓝色清真寺,...

海云关的灵姑湾被美国杂志评为“一生要去的50个地方之一”,最方便的到达方式是租一辆摩托车从岘港或者顺化前往,有主路边的岔路可以步行登顶,享受270度开阔海景视野,去越南的小伙伴们不要错过

美奈·晚霞中的舞者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西奈山忏悔之路


在爬西奈山之前,我并不了解关于这座山的传说,只因曾去过埃及的朋友极力推荐,我才怀着期待前往,并特意了解了一下这座埃及第二高峰的宗教历史背景:


西奈山,是埃及西奈半岛中部的赭红色花岗岩山,单论地貌的话,它既不雄伟也不漂亮,中国的新疆或者美国的犹他能找到太多类似的山峰,但西奈山的另一个名字或许会引起你的注意——摩西山,在犹太人传说里,上帝在此向摩西显灵,并赐给他十诫:包括不杀人、不奸淫、不偷窃、不贪图他人财产等,因而被犹太人视为圣山,基督教的信徒们也虔诚地称其为“The Holy Peak”。即便是穆斯林,也都对西奈山心怀至高的敬意,因为《古兰经》里提到过,...

你认真时的样子很好看


地点:【有间画舍】

麻豆:晴天

【云端的约会】——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

有一些路,一旦走过,便再也无法忘怀,同样难忘的,还有当时飞扬的心情。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开创了我自己很多的记录:

平均海拔最高的一次跑步

垂直爬升最大的一次跑步

全程用时最长的一次跑步

风景最美的一次跑步

最累最虐的一次跑步

凌晨3点50起床,和伙伴们到达比赛会场,检录装备,因为子玉的号码牌忘带,铁人跑回旅馆帮她取,耽误了起跑时间。等铁人回来后子玉顺利检录时,已经凌晨5点,比赛枪响后所有人争先恐后出发,我们三个人还慢悠悠地找工作人员帮忙拍合影——耶!相当于F1的比赛,我们是排在末位出发。


......


我们不是超人,只不过从未忘记...

穿越千年的光~

胶片,你笑起来,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一觉醒来以为自己到了南极——雅拉雪山穿越之旅(中)


       经历了这一天,我们更加坚信:路,永远是人走出来的!


       第二天一早醒来,竟然发现帐篷外的雪已经涌了进来,险些把我的徒步鞋埋了,哆嗦着钻出帐篷,掀开外帐,一夜大雪堆了30多厘米厚,烧了热水煮了一壶热咖啡,驱散所有的困倦与寒意。另外一队的人马已经收拾齐整准备动身了,然而选择的却是原路返回,俱乐部领队跟我们告别:“我们抱着郊游的心态来,没想到天气这么恶劣,不想冒险,你们也别太...

一觉醒来以为自己到了南极——雅拉雪山穿越之旅(上)

        马尔克斯在《活着为了讲述》一书里说道: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

       尽管雅拉雪山重装穿越之行已经过去一年多,但我并不需要去翻以前的日记本,就能回忆起当时的所有细节。

        2015年4月底,雅拉雪山并不在一开始的计划中,原计划是贡嘎雪山。队友阿宽和郁童分别是我在印度和...

蒋雯,青春纪念册

© Rick's Ca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