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一路向心——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作者
蚂蜂窝年度旅行家,蚂蜂窝专栏作者
穷游精华作者摄影资深用户
游谱旅行签约摄影师
Lonely Planet100挑战赛冠军
不过此生将这世界都走遍的梦想不可辜负~~

微信:onlyjtl
微博:白宇_小白
微信公众号:baiyu1984321
图虫:http://tuchong.com/1119044/

必须当场脱胸罩的酒吧和石化成水晶的森林【66号公路十大亮点】


66号公路串联了一些小的城镇和乡村

将芝加哥和洛杉矶两大城市一首一尾相连

约翰·斯坦贝克亲昵地称之为美国的“母亲之路”

这里适合怀旧的人

66号公路上有无数的人文自然风光,以及带着历史故事背景的“彩蛋”

接下来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心中的Top10:


【林肯故居】


美国叫斯普林菲尔德(springfield)的地方很多,最有名的是伊利诺伊州首府这个,因伟大的林肯总统在年轻时候担任律师时,曾久居这里并因此在政坛上崛起而闻名。这里有林肯的故居,博物馆以及墓地,其中林肯墓地在城郊,还有点距离。

市...

【很色很激情,普什卡的洒红节!】


2014年3月印度洒红节的那天,我在拉贾斯坦邦的一座小城普什卡。

普什卡在印度语里是蓝莲花的意思,这里有全印度最负盛名的一座梵天庙,崇奉梵天的信徒会把普什卡湖当做圣地,传说中梵天抛出一朵莲花,落到这里,形成一片湖泊。

傍晚的时候,会有很多当地人围坐在湖边的石阶上,看日落光影里的水鸟栖息。

据说这里的洒红节气氛最好,而当时选择印度为Gap Year第二个目的地的原因,也正是因为洒红节。

洒红节也叫holi节,是印度传统新年节日,最权威的说法是节日源于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受百姓爱戴的王子被守护神吡湿奴保佑,粉碎了残暴国王妄图指示恶魔holi将其...

在藏南秘境寻找莲花生大师的魂湖,风雪库拉岗日之旅


旅行也好些年了,很难再因为某张照片而蠢蠢欲动,除了那张汗斯在库拉岗日垭口山脊拍的折公错三神湖!在一个山顶的岩砾堆上,汗斯举着登山镐,白雪皑皑的群山之巅,折公错三神湖自北向南躺在山谷间,如同镶嵌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三颗清澈的蓝宝石。

第一眼看到这张照片我就把库拉岗日徒步之行列入自己的旅行计划。本来打算2016年十一假期前往,但因为临时决定跟尼佬一起带队走赞斯卡,只好延期一年,2017年秋天,第五次来到西藏,目标直指库拉岗日。

顺时针转过羊卓雍措,继续沿着浪洛公路翻越海拔5000米的垭口,眼前一片碧波荡漾,那是雪山环抱的普莫雍错,也被称为少...

失落的遗迹,阿拜多斯和丹达拉


特意再去卢克索,不仅是为了去见之前在约旦邂逅的日本姑娘美嘉子,更有我自己的私心——上次埃及之行没有去卢克索下游的丹达拉和阿拜多斯,错过了哈托尔神庙赛提一世神庙,这次埃及之行终于可以弥补遗憾。

美嘉子和另外一个日本驴友已经在卢克索逛了两天,在我的建议下他们决定跟我一起包车前往这两座游客稀少但极具观赏价值的神庙,美嘉子还特意找到《走遍全球·埃及》指南,看完介绍非常期待,夸赞我眼光独特。

即便是冬天,沙漠地带里白花花的太阳还是晒得人昏昏欲睡,先去了最远的阿拜多斯,回程路上再造访丹达拉。

就像现在的穆斯林向往着去麦加朝圣,古时候的埃及人都会想要...

妖女湖的诱惑


第一次听说年保玉则,是2013年有一次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步的时候,我和铁人水姐边跑边聊各自最近的旅行,水姐说她刚刚去过年保玉则,妖女湖的花海特别美,推荐我们在繁花盛开的时节去徒步。


妖女湖,光听这个妩媚妖娆的名字已经让人无限遐想,我几乎是立刻就把徒步年保玉则徒步列入旅行愿望清单。一年之后我开始自己的间隔年旅行,安排好时间赶在7月中旬的时候到达四川青海交界处的巴颜喀拉山,正是年保玉则花海开得最灿烂的时候。


我们徒步的队伍一共五人,除来自成都的驴友鸵鸟是网上招募外,其他三人都是我在旅途中认识:三年前徒步北疆的队友美术老师东东,几个月前在印度德里偶遇的建筑师阿宽以及...

印尼,巴厘岛,罗威纳~~~雨季,也只有在傍晚才能见到一些鲜艳的色彩

这个星球的美丽泪痕——曲登尼玛冰川


第一次见曲登尼玛是在岗日。

清晨,我裹上所有保暖的衣物走到城外的一个小土堆,往南看去国境线上雪山连绵,像极了冰与火之歌里的绝境长城。这个星球表面最高的一片山脉,在晨曦中等待辉煌,最先被点燃的是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没过几分钟,其身前身后的一排7000米级的雪峰山尖也惹上从粉红到淡金色的妆,包括卓木玉,岗城耀,泡罕里,日玛纳,还有曲登尼玛——群山之中,它并不显眼。


白天我们沿着还在修葺的公路驱车40公里径直来到曲登尼玛雪山跟前,直到这时才感受到神山的巍峨壮阔。在西藏传说里,莲花生大师和空行母益西措杰曾经来到这里,觉得这片雪山形似一根金刚杵,于是赐...

纯粹而美丽,这个蓝色星球~

“第一次见你,觉得有道光” | 那些旅行与爱情的扎心瞬间


和前男友异国恋两年,最后一次吵架分手,我用极短的时间准备好材料,办了日本的三年多次签准备去复合。出关的时候海关小哥哥问我是不是一个人去,是去旅游吗?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脑子一抽就说:“男朋友跑了,我要把他追回来。” 然后小哥哥就盖章放我走了。不会日语一个人看地图坐电车找到他家,在他家门口等他起床。遗憾的是还是没能把他追回来,不过最难过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只不过可惜了我的多次签,下次谁再去日本记得叫我啊!——北纬30°


多伦多交换的第一天,因为没什么安排,就去了当地训练馆玩,结识了一群同好。...

只怪这夜色太撩人——玫瑰之城

几乎所有到过佩特拉的人,都不会忘记第一眼瞥见卡兹尼神殿时的情景。

如果这一幕换成是星月齐明,灯火阑珊的夜晚,那简直完美!到达瓦迪穆萨那天正好是周四,赶上佩特拉之夜,我毫不犹豫买了17约旦元的门票,约合人民币160元,这仅仅是“佩特拉之夜”的门票,而白天正常的景点门票价格是55约旦元(两天有效),折合人民币约500元,可以说是世界上门票最贵的旅游景点,但绝对物有所值。

晚上8点在景区门口集合,这是第一次走进传说中的西克峡谷,又名蛇道,向导把游人分成两排,嘱咐大家别用电筒别用手机保持安静。夜幕中峡谷逼仄,不过三五米宽,道路两侧每隔几米便摆着蜡烛,再罩上羊皮纸灯笼...

不要温柔地走进那个良夜【2017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


星野道夫说:“人的一生,总是为了追寻生命中的光,而走在漫长的旅途中。”在四姑娘山,我步履过高山赛道的漫长,也看见过海拔6250米的光。

不知道有没有人专门去研究越野跑爱好者的心理,不觉得奇怪么,像是一种轻奢的兴趣爱好,但似乎从头到尾看来都是赤裸裸地找虐,明明花相同的钱可以去海边度假享受阳光沙滩,却偏偏要把自己丢进荒蛮之地,以脆弱的生物特性来挑衅冷酷雪山的威严,严寒、风雪、黎明前的黑暗蔓延、高海拔稀薄的空气还有无尽的爬升和下降......

我对自己说:“你本可以跑得更快,更努力的~”

也对自己说:“你大可不必那么拼命跑的~”...

我的心,再也走不出白马小学

最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从北京前往定边的硬座火车上,已经好久没坐过绿皮车通宵达旦,近些年出行还是以飞机高铁为主,而曾经年少没钱的日子里,绿皮火车才是将生活延伸到未知远方的主要交通工具。

想起我迄今坐的最远的一次硬座,是连续46个小时,从北京到昆明,是的,那个夏天,白马雪山雪线下的高山针叶林还是一片郁郁葱葱,那个夏天,一场不算毕业旅行的体验之旅,开启了我人生的新篇章。

那是2006年的6月,大学毕业季,同学们沉浸在离别前的伤感以及对未来的无限期待中,我下半年要继续读研究生,所以接下来会是个无忧无虑的暑假,本来计划着跟同学一起吃喝玩耍虚度年华,直到有一天在图书...

独自爬上318国道南边的一座荒山,在海拔3960米俯瞰这个城市华灯初上——拉萨夜幕降临时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曲登尼玛西圣湖冰川,麻豆:季爷

“那些日出与月色,那些吃过的大餐,看过的电影,去过的远方……让你在计划时开始盼望,享受时神怡心旷,体验后念念不忘——就算作为谈资,经历也比实物要好得多。与其谈你拥有的车,不如谈你曾越过的山,曾跨过的河。”

那些我曾奔跑过的雪山【这是一篇越野赛事测评】


准确来讲,这篇内容总结了我参加过的那些越野跑比赛,简单做一个比较和评价。

人们常说,马拉松是跑步者的开始,越野跑才是跑步者的归宿。

越野——翻越山野之意,有所畏惧,有所胆怯,隐隐约约到了极限,于是心平气和地臣服于大自然,然而燃烧的躯体并没有因此熄灭,倔强地将一条腿抬起来迈过另一条腿,如此往复十万次,奔袭一场天地玄黄。

去年11月到今年8月,我一共跑过10场越野比赛,其中西部高海拔雪山的比赛有五场,分别是:

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 (42km)

稻城亚丁天空跑 (46km)

玉龙雪山越野赛 (50km)...

人生首百的剧本,跟想象中不一样啊!【环贡嘎百公里】



蜀山之王见证了我好几个越野跑的第一次:

第一次百公里

第一次带雕雕跑

第一次膝盖受伤

第一次穿压缩裤

第一次在被暴雨冰雹洗礼

第一次在午夜仰望银河

第一次一场比赛中吃了6碗泡面

第一次没有全力以赴的比赛

第一次在赛后拿奖金

因为有丰厚奖金的回报,中登协的赛事向来都是高手如云,选手报道的赛事说明会上,大厅里放眼望去全是皮肤黝黑的身影,仔细打量一下,那些腓肠肌、臀大肌以及股四头肌的健美轮廓,如同山峰一般硬朗。

在这个小鲜肉花样美男pussy boy横行的时代,户外越野圈里的审美还是维持着野性和粗犷。

有些人属于大都会...

狂飙野性祁连

山野对于那些不安的人而言,始终是一种回归。

喜欢越野跑是因为热爱大自然,曾经朋友问我手臂上的纹身纹的是什么,我说:“valar morghulis”,继续问:“所以你心里的后半句话有吗?”(指的是valar dohaeris 凡人皆需侍奉)我回答:“有,我侍奉大自然。”

在祁连山东侧的冷龙岭和乌鞘岭,山坡高处铺满了生机盎然的绿色,漂亮的狼毒草开满了一片片山坡,沿着山峦脊线上的牧道奔跑,惊叹周边群山如此波澜壮阔,隔了些许时日之后再回忆起这场越野赛时,这些画面都还很清晰。

当时刚好太阳被云层遮挡,体感温度瞬间变得凉快,也终于有点儿心情去欣赏一下“星旗映疏勒,云阵上祁连”的风光...

今晚我经历了人生迄今为止最亮的两颗流星:


第一颗是我在拍土豆兄的时候(第二张),突然所有人爆发出长达5秒的尖叫声,一颗彩色的火流星自天津四方向顺着银河系悬臂倾泻而下,我因为低头拍照没看到,但相机却捕捉到了这颗流星匪夷所思的光芒,不仅光芒夺目,而且尾迹呈现了从绿色到红色的变化,姑娘们都一脸陶醉,羡慕土豆叔运气最好,轮到他拍时,上天安排了这么亮的一颗流星作为点缀,真的是主角光环啊,谁让人家是“耶稣”呢。


第二颗则更亮,从东北的仙后座方向划过天顶,咆哮着直奔北落师门,其亮度简直让人想到超新星爆发,甚至用肉眼都能看到流星周围生成的炙热白烟,像烟花一般最后炸裂,这颗流星距离地面是如此之近...

© Rick's Cafe | Powered by LOFTER